寶島李:"這位大姊,請問西四南大街的砂鍋居怎麼走啊?"

路人大姐:"唉呦.......這.......這......我真不知道耶!"

大姊拍了拍腦門兒:"你說我是不是北京人吧!我是啊!但我特別笨!我還真不知道在哪!"

被大姊豐富的內心戲嚇傻的寶島李:"這....喔.....啊??????????"

IMG_8504.JPG

自從VERONA沒能在悅賓飯館吃到酸菜白肉鍋,VERONA一來到北京就會對著寶島李的左耳喊"酸菜白肉鍋"

右耳呢??右耳被抓去喊炸醬麵去了,還好後來去吃了海碗居的炸醬麵,不然兩耳應該會一直耳鳴

記得江哥講過有間以酸菜白肉鍋聞名的砂鍋居,趕快拉著VERONA來此解救寶島李的左耳

位在北京西四南大街,乾隆六年(西元1741),有270年歷史的砂鍋居

除了那位拍腦門兒也不知道的大姐外,後來的路人幾乎人人都知道

 尋找砂鍋居的經過,異常的順利,足見這砂鍋居"名震京都三百載,味壓華北白肉香"的名氣

IMG_8509.JPG IMG_8507.JPG

清朝宮廷王府有各種祭神、祭祖儀式,會用整豬白煮作祭品;但因為只可沾鹽和醬油,沒有味道,所以貴族們並不愛吃

瓦缸市的定王府,祭祖用過的豬肉都賞給更房,更夫後來索性在定王府牆外經營起白肉砂鍋生意,並取名和順居

因店裡使用一口直徑約1.3米的砂鍋煮肉,人們習慣稱為砂鍋居,時間一久,砂鍋居反成為店名了

砂鍋居真正開始出名是清光緒年間

當時有位中堂家中慶壽,席上高朋滿座,冠蓋雲集,有幾個太監也來拜夀,席間說壽宴不堪下嚥,點名要砂鍋居的白肉碟

其實,太監指名的菜並不比宴席強,但這是太監的惡習慣例,非如此“擺譜兒”不可

本來只是太監耍任性的小事,但這件事卻樂壞了砂鍋居

試想,當朝宰相家慶壽指名用了砂鍋居,京中有身分地位的人,還不都得備上砂鍋居的燒燎白煮,宴客才有面子

自此,砂鍋居聲名遠播,只要有宴席,就少不了砂鍋居的白肉碟

IMG_8510.JPG 

當時砂鍋居因為每天只殺一頭豬,不到中午就賣完了,並且在賣完後便摘掉幌子,以示停業

所以當時北京還有一句歇後語:“砂鍋居的幌子──過午不候”

這個維持了將近200年的慣例,在抗戰期間,被硬是要晚上來吃飯的小日本跟漢奸給打破,砂鍋居才開始供應晚餐

 

拍黃瓜

IMG_8519.JPG 

北京這種乾燥的天氣,多吃點拍黃瓜跟涼拌木耳之類的,對身體好處多多

不過,砂鍋居的黃瓜並不優,酸跟鹹味太重,口感還有點太潤了

李組長眉頭一皺,這案情不單純:"這支黃瓜是被淹死的........."

 

水晶肘子

IMG_8518.JPG 

若要說到這世界上有甚麼東西是美麗而不實用的

我想除了林志玲演赤壁,另外一個就是這個水晶肘子了

外層的肉凍晶瑩剔透,裡層的肉塊白皙誘人,乍看之下很棒

但實際上吃的感覺就跟看赤壁聽林志玲開口講第一句話...........大家都傻了

IMG_8526.JPG

尤其這白肉還乾不拉嘰的,忍不住去多蘸一點醬汁,結果醬汁又鹹又酸.......

好吧~酸菜白肉鍋快點上吧!!!

 

烤饅頭

IMG_8527.JPG  

左邊當然是烤饅頭,但右邊忘了是甚麼餅

烤饅頭聞起來很香,吃起來也很不賴,簡單又美味

北京路邊烤串攤的烤饅頭片就是一例

烤起來比吐司還要香Q,回台烤肉時都會買上幾顆饅頭切片來烤

IMG_8529.JPG 

這肉餅已經忘記是叫甚麼了!!

回頭查照片時,發現連整個砂鍋居的照片都不見了

唉呦.........心疼啊!!

套句朋友的MSN暱稱:"我這心碎的,碎得就跟餃子餡兒似的"

IMG_8531.JPG 

唉~~心碎................

 

酸菜白肉鍋  

IMG_8532.JPG 

主角終於來了!!!砂鍋一上,就能感受到特別不一樣的"小宇宙",有股光芒萬丈的感覺

好吃啊!!!!!!! 

吃了一口,金光在嘴裡就噴了出來

甘甜,白肉好甘甜,在口中薄而有存在感,再過一會兒有融化的感覺

白肉油脂都進了湯裡,味道香醇,一口接一口的喝下肚

華北大地那種大麥齊長,金黃片片的秋收風貌一一出現在眼前

寶島李靠在麥堆旁,吹涼風看遠山,無所事事一整天

舒服~~~真是舒服啊~~~

IMG_8534.JPG

吃白肉最早是滿人習俗,燒、燎、白煮自是滿人的家傳功夫

砂鍋居經過禮親王府的名廚傳授正宗的“白活兒手藝”後,燒、燎、白煮才能做得如此地道 

燒,指的是油炸、紅燒一類;燎,指的是烘、烤一類;再就是白煮肉了,所以叫“燒、燎、白煮”

清代詩人袁枚就曾稱燒、燎、白煮:“此是北人擅長之菜,南人效之終不能”。 

媽呀~太好吃了!!袁先生說得真對

台電勵進餐廳的酸菜白肉鍋真得靠牆站了!!! 

本來想吃大份兒的,但是被店員制止了:"你們兩人吃不下的"

開甚麼玩笑,早知道是這樣的美味,其他菜都不要了!!一人來一鍋大份的吧!! 

IMG_8539.JPG

美啊!!!!真是美!!!

後來李太太來北京,寶島李又帶著李太太跟VERONA再去一次

本來興沖沖的準備出發,結果半途上寶島李被叫回去加班,便宜了李太太跟VERONA

點了一鍋大份兒的酸菜白肉鍋,居然還不打包一些回來給我!!!!!

你倆行啊!!!! 

IMG_8545.JPG

砂鍋可以續湯,但是令人傻眼的是,加的湯是白開水

結果就變成這副模樣,甚麼味道都稀釋了

切記!!!千萬別加湯!!!

IMG_8524.JPG

沾醬,白點了

醬汁的味道很重,白肉的甘甜都給蓋了過去,只吃了一口就不吃

 

燒餅

IMG_8535.JPG  

IMG_8550.JPG

味道普通,比起聚寶源火鍋城的燒餅,真是差遠了!!

 

三不粘

IMG_8543.JPG 

菜單上看到"三不粘"的照片,忍不住好奇的就點來吃

三不粘形狀很詭異,看起來像死掉的"史萊姆" (一種像爛泥的無脊椎怪物,VERONA正在用筷子檢查它是死的還活的)

“三不粘”又叫“桂花蛋”,由來已不可考;但是乾隆皇帝南巡,路經彰德府,知府獻膳,就有這道"三不粘"

愛吃的乾隆也是一吃成主顧,從此"三不粘"傳至皇宮,成為宮中名菜

IMG_8552.JPG

“三不粘”是用雞蛋黃、油、糖炒成,因為不粘盤,不粘牙,不粘筷子,故稱"三不粘"

但是.....................

不粘=很油

小心一點,別一不注意吃太多比較好

IMG_8547.JPG  

"三不粘"很好玩~~~

IMG_8549.JPG  

也挺好吃的~就是太甜了點,只有兩人吃會有點膩,得換點新招式

IMG_8556.JPG

剛剛的饅頭,配"三不粘"!

有點畫蛇添足,稱不上美味,但是味道多了一點變化,不至於膩得受不了

 

杏仁豆腐 

IMG_8540.JPG 

很傳統的杏仁豆腐,硬梆梆的一塊杏仁凍

吃完白肉又吃完甜膩的三不粘,來一碗中規中矩的冰涼杏仁豆腐

卻也是一件美事!

IMG_8553.JPG  

但若要挑剔的說

像歌姬的水袖般舞動的欣葉杏仁豆腐才是世界第一!!!

IMG_8564.JPG 

吃得撐了~跟VERONA先走一走,再去搭車

路上突然看到這個"惜薪"胡同!!!這名字多好啊~惜薪!!!!

有"加薪"胡同嗎!?

IMG_8577.JPG 

走著走著,居然到了北海公園,遠遠眺望白塔,燈光的照耀下,還有點"聖潔多麼慈祥"的感覺

IMG_8583.JPG 

北海公園的團城,第一次沒記得去,感覺頗為可惜

第二次去北海公園時記得去了,卻不記得有甚麼好看的

IMG_8590.JPG 

團城的對面就是中國最高權力中心"中南海",一旁還有阿兵哥站崗

寶島李偷偷的幫馬總統拍了幾張~~

 

愛碗亭的最新文章 

 

砂鍋居

人均: 70 RMB

地址: 北京市西城區西四南大街60(近缸瓦市)

電話:+8610-66087621 / 66021126

營業時間: 1100~2200

必殺技: 酸菜白肉鍋、三不粘


檢視較大的地圖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寶島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