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要去上海吃大閘蟹啦!!"

這句話說得惱,說得怨其難忘2004年跟姑姑、姑丈在上海吃的那次蟹宴

最早吃到大閘蟹是在2004年的上海,寶島李請煮飯的阿姨,買了蟹,放了薑,一起蒸煮

一同外派上海的同事是海產店的小開,說要好好教教寶島李怎麼吃蟹

DSC01061.JPG

DSC01059.JPG 

DSC01091.JPG

寶島李:"這要怎麼吃啊?

小開:"螃蟹要趁熱吃,蟹腳易冷,先掰開吃蟹腳"

寶島李照做,依序艱困的完八支蟹腳後,已經累得想上床睡覺了

寶島李:"接下來呢?

小開:"打開蟹殼,吃蟹膏、蟹黃啊!!蟹膏、蟹黃最好吃了"

寶島李:"唉呦!!這個螃蟹裡白白黏黏半透明狀的是甚麼??該不會是壞掉了吧!!”

小開:"…….好像是耶,那個不要吃好了……

寶島李:"…….........."

混蛋!!那就是蟹膏!!!

寶島李的第一次初體驗就這樣懵懵懂懂的草草結束。

  

那大閘蟹要怎麼吃呢? 

「九月圓臍十月尖,持螯飲酒菊花天」,就是說農曆九月以後要吃圓臍(母蟹),因為這時的母蟹滿肚的蟹黃,而十月則吃尖臍(公蟹),這時候吃公蟹香濃黏稠的蟹膏。

 斯文人吃蟹是有方法的,假掰的分了10大步驟拆解大閘蟹

1、剪掉大閘蟹的八隻腳跟兩隻蟹鉗,放涼後,蟹肉很容易被捅出,因此要留待最後吃(小開聽到了沒)

2、將蟹掩(肚子上的一小塊蓋)去掉,反過來,順勢揭開蟹蓋

3、先吃蟹蓋部分,用小勺把中間呈三角錐形的蟹胃剃除,將外面包裹著的蟹黃吮乾淨

4、吃完蟹蓋輪到蟹身,先用剪刀將多餘的蟹腳、蟹嘴和蟹肺剪掉

5、用勺柄將蟹身中間一個呈六角形的蟹心挑掉

6、用小勺舀點醋淋在蟹身上,然後把蟹身的蟹黃蟹膏吃乾淨

7、把蟹身掰成兩半,此時可見成絲狀的蟹肉。

8、用剪刀把蟹腿剪成三截,用蟹腳尖細的那一頭把蟹腿肉捅出來。

9、將蟹鉗剪開,用勺舀出肉。

10、吃完蟹殼洗一洗手,再喝上一杯暖融融的薑茶,斯文人此時應當要酒足飯飽了。

 

警告!!按照"斯文人"的吃法,在李家可是會餓死的

 

寶島李家裡怎麼吃大閘蟹呢?

200411月姑姑、姑丈出差到上海,姑姑、姑丈的朋友特別從昆山(近陽澄湖)準備了40隻水煮大閘蟹,要給姑姑、姑丈嚐鮮,眼見機會難得,姑姑也把寶島李順道帶了去;當40隻水煮大閘蟹快車加急的送抵上海下榻酒店,掀開保麗龍箱的時候,大閘蟹還是熱的。整捆整捆的大閘蟹甫上桌,正當寶島李要開始循著小開教導的方式開始吃蟹腳時,突然被姑丈的朋友Jeff叔制止了

DSC01102.JPG

"是誰教你這樣吃的!你這要吃到甚麼時候!好好看著!"

說完同桌的眾位姑姨叔伯便手指運力,往大閘蟹掐去,

兩手掌一使勁,大閘蟹的八腳雙螯,應聲折斷,隨手掃入空盆中

此時一記鯉魚翻身,將狀似蛋黃酥的蟹身翻了個面,去了蟹肚上的蟹掩,翻身反手拆了蟹蓋,俐落的將蟹胃摘除,再將蟹殼上的蟹黃胡攪一番送入口中

轉眼便來到蟹身前,同樣將中央的內臟剃去,張口就貼在蟹身的缺口上,像餓了一年的德古拉見到大白鯊陳今珮,用吃奶的力氣大口吸吮蟹黃蟹膏,

只見嘴巴還沒離開蟹身,雙手便又再使力,將蟹身對半一卸,張口又是一吸,再把剛剛卡在縫中的蟹黃蟹膏吸到一滴不剩

最後順著蟹腿的根部把蟹身拆去,剩餘的部位逐次放入口中,將蟹肉用舌間清除吸吮下肚

還沒完,Jeff叔將沾了蟹黃香滑的手指往嘴裡一擺,依照大拇指、食指、中指、無名指、小指的順序一一吸吮照顧,回頭又吸了一次大拇指

又看Jeff叔左右雙頰輪流鼓起,是用舌頭往左右牙齦擺盪,再次回味殘餘在牙縫中濃稠膠黏的蟹膏滋味

末了,雙手一擺,往屁股上的牛仔褲擦去,志得意滿的大喊一聲

"真他媽的爽啊~"

就這樣行雲流水,一氣呵成,看得我是瞠目結舌,驚為天人

DSC01106.JPG

那次寶島李現學現賣,小試身手,親手格斃了6個Jeff叔果然是高手,宰了8

DSC01105.JPG

今日的我早已非吳下阿蒙,再讓我見到大閘蟹,我一定要對它說:"我要打10個!!!"

DSC01104.JPG

等等,蟹腳呢??寶島李可沒浪費,眾位姑姨叔伯懶得吃的蟹腳都被我打包回去,做三杯蟹腳了

 *2004年的照片是舍妹去上海吃蟹時的照片,雖不中亦不遠矣

P1020714.JPG

這一趟奇遇,回台灣之後,經過寶島李的如簧之舌不斷鼓吹,2005年秋,帶著我那又是痛風又是膽固醇過高的大哥,親去蘇州的陽澄湖邊吃大閘蟹

章太炎夫人湯國梨* 說得妙:「不是陽澄湖蟹好,人生何必住蘇州!」,去過蘇州的人,大概聽到這句話都會猛點頭

從上海到陽澄湖要先搭30分鐘火車到昆山,再搭約30分鐘的計程車抵達陽澄湖邊的巴城,

在陽城湖畔的捕蟹船上就可以買到物美價廉的陽澄湖大閘蟹

P1020707.JPG 

念在大哥痛風兼膽固醇過高,我們三人只叫了8隻,"我要打10個"等下次再教訓

寶島李親自驗過貨,這8隻各個都超生猛

P1020708.JPG 

老闆拎了8隻大閘蟹就在船上升火煮了起來

因為數量不多,還是慢慢品嚐吧

P1020712.JPG 

8隻蟹+滿桌的配菜+一瓶黃酒= 100RMB 

3人8蟹怎麼分,當然是寶島李吃3隻,李太太3隻,大哥2隻囉 

 

醉蟹版的"曖曖內含光" 

P1040409.JPG 

順道提一下,每年大約12月就吃不到大閘蟹了,接下來會將大閘蟹放入酒中,加入糖與調味料泡製,做成醉蟹

隔年大約2~4月就會開始看到,各大超市推出醉蟹,Denny說要買上海"一只鼎"的醉蟹最好吃,每年都會請Denny運個幾桶過來

P1040428.JPG  

吃法跟新鮮的大閘蟹一樣,肉質軟爛而甜美,用酒醃過的蟹黃更有一番風味

P1040422.JPG

不過畢竟是醃漬的食品,還是少吃的好

 

 *大概Google關鍵字"大閘蟹"都會出現這句"章太炎夫人湯國梨曾讚譽:「不是陽澄湖蟹好,人生何必住蘇州!」",但是湯國梨女士是誰呢?

湯國梨女士是國學大師章太炎的夫人,1883年生,有丈夫氣概,且天資聰慧,能詩善書,為近代女子先驅。

1905年前後,父親早逝的湯國梨在舅父的支持下,進入上海務本女學求學,初次接觸新思想,眼界大開,誓作女中之豪傑。湯國梨自幼纏足,上體育課時,甚感不便,但她卻堅持參加體育活動,忍痛練習跑步,性情剛強可見一般。她曾賦詩一首題為《酒興》,豪情氣魄,使人難以相信出於芳齡23歲的女孩之筆。

興酣落筆書無法,酒後狂歌不擇腔;一任旁人窺冷眼,自扶殘醉倚暗窗。

1912年,30歲的湯國梨與各界婦女一百餘人,提出婦女參政要求,得到時任臨時大總統  孫中山先生的讚賞。後來結識發明注音符號的國學大師章太炎先生,不久兩人便舉行婚禮,假上海哈同花園為禮堂(後來改建成中蘇友好大廈,也就是今天的上海展覽中心,在上海南京西路的波特曼酒店對面),前來賀喜的有孫中山、黃興、陳其美等名人。  

1934,章家舉家遷蘇州,但52歲的湯國梨時刻懷念着浙西的故鄉,《雜詩》一首正是出自這種感情,並留下著名的「不是陽澄湖蟹好,人生何必住蘇州!」:   

故鄉雖好不歸去,客裏西風兩鬢秋,不是陽澄湖蟹好,人生何必住蘇州!

1949年國共內戰結束後,湯國梨女士歷任蘇州市政協委員、民革蘇州市委主席。1978年96歲高齡時,尚能回憶家鄉,吟詩作詞給她的孫兒《烏鎮薛家橋舊作一首録示小午  梨志》:

春水鴨頭緑,夕陽牛背紅,瓜皮漁艇子,摇出小橋東。

1980727日,病逝於蘇州,享年98歲。

 

愛碗亭的最新文章

 

寶島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