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的捧個錢場,沒錢的捧個人場,寶島李的愛碗亭FB讚一個!!

IMG_20180504_181718.jpg

從國父紀念館吃完飯後,一路走到忠孝東路喝個下午茶,晚上的餐廳在西門町,於是打算一路走下去

行經臨沂街的馥園,這座仿中式園林的建築是名聞江湖的楊大姊經營的江浙餐館,以高檔燕鮑翅參聞名,是過去台灣錢淹腳目,股票上萬點的時候,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飲宴殿堂

這裡接待過李登輝、辜振甫、郝柏村等政要名流,更是國外領袖如老布希、柴契爾夫人丶李光耀、戈巴契夫等人來台灣時的重要外交國宴場所

過去富人貴人們登門,戶限為穿,隨著經濟的蕭條,消費力的下降,馥園再也亮麗不起來了

眼前這馥園,真是一部台灣發展縮影,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不勝唏噓啊

IMG_20180504_191039.jpg

來到西門町的福州新利大雅餐廳,這家餐廳寶島李聽聞許久,但是一直沒來吃

店內客人不多,只有4桌客人,而且有一桌竟然是大陸客(why?)

寶島李一直吃的福州菜是在以前老家附近的龍江路的新利餐廳

看到網上介紹福州新利大雅是”全台唯一正宗閩菜60年老店別無分號”,寶島李心想”喂~你把新利放哪去了?”

後來一到店裡看了招牌,才發現人家中間有頓號啦XD

福州新利大雅餐廳是全台唯一,沒毛病

福州新利大雅餐廳是正宗閩菜,沒毛病

福州新利大雅餐廳是60年老店,沒毛病

福州新利大雅餐廳別無分號,沒毛病

但是把新利大雅介紹成”全台唯一正宗閩菜60年老店別無分號”,那毛病就大了

IMG_20180504_193123.jpg

不過說實在的,新利跟新利大雅的關係,寶島李還真的搞不太清楚

記得李爸爸曾經說過,新利跟新利大雅都出自老福州菜館勝利餐廳,勝利的老闆好像姓趙,新利跟新利大雅大概一個是嫡系一個是廚師出去開的之類的,不過寶島李也已經記不太清了

寶島李綜合網上的說法及蔡老闆接受壹週刊的訪問,以及新利大雅官網的說法,可以知道:

(柯南音樂請下!)

新利大雅的前身是由跟著國民政府來台的福州老師傅等一群福州人創立於民國38年的勝利餐廳

老闆蔡政見先生是餐廳第二代,勝利餐廳後來改名新利餐廳,由蔡老闆接手,後來又接手從新利分出去的大雅餐廳

後來又因為福州菜式微,生意難做,遂將兩家合併後成為今天的新利大雅餐廳,至今將近70個年頭

早些年,寶島李還看見新利大雅開在西門町萬年大樓的對面的二樓,不過現在已經搬到西門町誠品七樓

據老闆接受採訪時說,這是因為舊址沒有電梯,而吃福州菜的客人大多都是老人,行動不方便,故搬到有電梯的新地點

唉~~聽起來還挺無奈的

至於現在的新利跟新利大雅的關係,訪問中沒說,但看起來可能是勝利餐廳改成新利餐廳拆夥後,不同股東所開的不同餐廳吧?

而至於為什麼要標榜”全台唯一正宗閩菜60年老店別無分號”,應該是龍江路的新利餐廳開業時,曾經標榜”新利餐廳原班人馬重出江湖”,故新利大雅特意澄清回應吧

所以~~~

寶島李推測,兩家應該本是一家,但是因為後來拆夥時股權沒談攏,最後,你做一家新利大雅,他做一家新利,成了今天的局面

(真相只有一個,推眼鏡)

IMG_20180504_193241.jpg

閩菜是中國八大菜系之一,不過這個說法很晚才出現,清初只有四大菜系的說法

八大菜系的說法是大約到了清末才有,閩菜也是這時候才被認可為獨立的菜系,這主要得利於清末的開放通商,作為開放跟洋人交易的通商口岸的福建,有錢之後,在吃的上面也講究了,於是便自成一派

閩菜的特點是用紅糟,”紅糟”從中原帶到福建,並被廣泛使用後,”紅糟”就成為八大菜系中閩菜獨特的手法

閩菜可分三支,一支福州菜,一支閩南菜,一支閩西菜,由於福州是福建行省,福州菜相當於閩菜中的官府菜,也是閩菜主流

福州菜精緻費工,重原味,善調湯,比如用料豐富的佛跳牆,以及反覆將豬肉打成肉紙的扁肉燕,都是經典福州菜餚

另外,福州菜嗜酸甜,善用海鮮,如脆炒雙鮮、海鮮米粉湯也都是經典的福州菜

而台灣菜也屬閩菜的一支,為泉州、漳州、同安(廈門)移民先祖們所帶來的閩南菜

 

腰魷海蜇

IMG_20180504_194901.jpg

菜單拿出來,寶島李看著菜單單頁上寫著”腰尤海蜇”(黑人問號),乍看這名字,寶島李差點念不出來

寶島李想了想,喔~~這是新利的脆炒三鮮嘛!其實新利只有脆炒雙鮮,不過寶島李每次都會要求改成三鮮

菜單單頁上的錯字不少(菜單本上則沒有錯字),除了腰”尤”外,還有炸”曼”、海”滲”、”蔴”糬

寶島李有點不明白為什麼一家70年老店的菜單上錯字會這麼多,雖然能看懂,不影響閱讀,但總是讓寶島李萌生”這東西能不能吃的感覺”!?

海蜇顧名思義,有腰花、魷魚、海蜇,大火爆炒,酸甜調味後,再加入爽口的酥脆油條上桌

魷魚發過,依舊有種鹼苦味,但是比新利要強

油條、海蜇爽脆,酸甜醬沒有過度勾芡,爽而不膩,在這道脆炒三鮮的處理上,技藝比新利要高

 

蛤蜊絲瓜

IMG_20180504_194913.jpg

寶島李本來以為會是某種特殊的作法,結果......... 我想多了,就是一般的蛤蜊絲瓜

味道挺好的,不過話說回來,這道菜能做得難吃嗎?

 

炸糟海鰻(厚)

IMG_20180504_195423.jpg

炸糟海鰻是新利大雅的看家招牌菜,也是福州菜中的經典招牌

先將海鰻用紅糟醃漬三到四天,裹紅糟麵糊酥炸上桌,吃的時候要蘸蝦油

店內另有寶島李沒吃過的煎糟鰻魚(濕),是將炸過的紅糟鰻再加入紅糟燴炒,所以口感濕潤,據說很下飯

不過這次有一大群人都沒吃過福州菜,寶島李還是乖乖點原版的經典紅糟鰻吧

IMG_20180504_195626.jpg

Verona說她小時候都沒吃過紅糟鰻,直到長大後才吃到

寶島李則剛剛好相反,小時候常吃,現在則越來越少

其實這才是正常的,因為福州菜在台灣從曾經的輝煌,現在已經走向沒落了,賣福州菜的菜館真沒幾家了

(據寶島李不完全統計,一家西門町新利大雅,一家龍江路新利,好像大稻埕跟北宜路還個有一家)

不過,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啥!?),現在滿大街的紅燒(糟)鰻、紅燒(糟)肉,其實都是來自福州菜的紅糟手法

IMG_20180504_195657.jpg

跟龍江路的新利相比,新利大雅的紅糟鰻要酥得多,口感也厚實得多,不過依舊沒什麼味道

新利大雅只賣紅糟,然而寶島李似乎一直無法理解紅糟鰻的美味

相反地,寶島李更偏好新利餐廳酒香濃郁的乾(白)糟鰻(不過據人在福州的老同學建儀說,福州當地好像只有紅糟)

IMG_20180504_195428.jpg

吃紅糟鰻的時候,得蘸味道頗鹹的蝦油,才有味道,而且是傳統吃法

然而寶島李卻覺得,這超級鹹的蝦油,蘸了太過,不蘸又太淡,吃起來,進退維谷

新利大雅蔡老闆說,他總結福州菜有三多――海鮮多、糖醋多、紅糟多

寶島李倒覺得,這道紅糟鰻如果不要用蝦油,而是搭配類似老吉士乾煎小黃魚用的甜醋醬汁,應該會更搭,而且還一次把福州菜海鮮多、糖醋多、紅糟多的三個特點都用上了

另外,不知道為什麼,所有的鰻魚刺都給寶島李吃到了

 

蚵蛋光餅

IMG_20180504_195747.jpg

光餅也是福州傳統食物,又叫”繼光餅”,據文獻記載,明代抗倭名將戚繼光打倭寇的時候,因連日陰雨,不能舉灶

戚繼光便命人烤製一種製作簡單的小餅,用麻繩串起掛在將士身上作為乾糧,大大方便了作戰殲敵

後來,這種餅被廣泛食用,而且還成為祭祀必備的供品,後人感念戚繼光的功績與發明,便把這種餅叫作”光餅”

Verona則說,她剛出生沒多久的侄子前陣子才在身上掛起一串繼光餅”收涎”

這也是傳統習俗,用繼光餅吸收嬰兒流下的唾液,做收涎儀式,寓意嬰兒從此不再流口水,長大成人

IMG_20180504_200224.jpg

已故的美食部落客柔藍食單的苦連就曾經回憶

他在政大念書時,每年歷史系的張哲朗教授教授明史時,”一定會強調光餅這食物有多難吃,又乾又硬”

光餅本是民間小吃(如按其起源,本身還是一切從簡的軍用口糧),沒有甚麼味道,口感扎實,實在談不上好吃

不過光餅可以夾上紅糟肉或蚵蛋等食用,也算是福州菜中的一項特色小吃

寶島李也不愛吃光餅,即使加入紅糟肉或蚵蛋,也頂多就是能吃飽,談不上多美味

在新利餐廳,如果讓寶島李選擇用光餅夾紅糟肉或蚵蛋,寶島李會選用紅糟肉

因為蚵蛋實在太清淡,兩個清淡無味的東西碰在一起,實在是無聊透頂

然而新利大雅的點菜阿姨推薦我們搭配蚵蛋

的確,新利大雅的蚵蛋,鬆軟滑嫩!有形似無形的蚵蛋,與光餅的粗線條相得益彰

IMG_20180504_200753.jpg

跟新利相比,新利大雅的光餅顯得有點不同,那裡不同呢?新利大雅的光餅是用炸的!!而新利是烤的!!

寶島李以前吃到的光餅都是烤的,這種炸的還是第一次吃到,而現場同行的人也說,炸的光餅的確是第一次吃到

於是寶島李上網查了資料,一般來說,光餅的確是用烤的,但是有福州人說,接待外賓或客人時,光餅是用炸的!!為什麼呢??

因為光餅不好吃,不用炸的,客人會覺得很難吃,哈哈哈哈哈!!!

炸過的光餅的確好吃很多,酥脆可口,夾上鬆軟的蚵蛋,更是美味

不過,不知是油溫的問題,還是急於出鍋,炸過的光餅非常油

不只入口稍嫌油膩,放在盤子上,也弄得滿盤油,相當狼狽

但是單單以美味程度來說,炸過的蚵蛋光餅,是比新利的強

 

鳳凰搗粉

IMG_20180504_200254.jpg

許久沒吃福州菜,點完蚵蛋光餅、紅糟鰻,以及替代海鮮米粉的紅糟雞湯後,一下子不知道該點啥

寶島李問了幫忙點菜的大姊,她說可以試試看鳳凰搗粉

哎呀!!!寶島李一時被五雷轟頂,對啊!!鳳凰搗粉是寶島李最愛的福州菜啊!!每去必點,怎麼突然就忘了呢!!

IMG_20180504_201406.jpg

過去寶島李一直不解鳳凰搗粉的意思,這次問了點菜阿姨,才大概了解其意

鳳凰即為蟹(取蟹黃的諧音”凰”)、蝦(取蝦的尾巴形如鳳尾)雙鮮

將蟹肉跟蝦肉拆成粉,用冬粉打碎替代燕窩,同時加入蛋汁攪勻熬煮,起鍋前加入花雕,再灑上少許肉鬆

喝起來酸甜爽口,細緻綿滑,而且帶有酒香,比起新利餐廳的鳳凰倒粉(新利菜單上寫著鳳凰倒粉)來得濃郁

新利大雅在鳳凰搗粉上的技藝要高明得多!!給一個大贊!!

 

糯米捲煎

IMG_20180504_201549.jpg

一上桌,就聞到一股熟悉的香味,等到吃進口中,吃到微甜的豆沙

哎呀~~這不是豆沙鍋餅嘛!!

唯獨不一樣的,這皮是用米做的

好吃,所有人都大力稱讚!!

唯獨讓人挑剔的地方是,這樣的甜點,竟然在吃到一半就端了出來,而不是餐後上

這樣錯亂的節奏,著實可惜了些

 

糖醋排骨

IMG_20180504_202032.jpg

Verona說這是糖醋排骨,菜單上也寫糖醋排骨,但寶島李總覺得不對,後來上網一看,其實這是福州名菜醉排骨

調味與爆三脆類似,味道酸甜,不過芋頭的口感貌似沒有熟透,吃起來仍然粉粉的

 

紅糟雞湯

IMG_20180504_201748.jpg

台灣人坐月子吃麻油雞,但是福州人坐月子,據說就是喝這碗紅糟雞湯了,溫和滋補啊

湯體看似濃郁,本以為加了很多料,但是喝起來卻很清爽,是雞湯無誤!!(廢話)

Verona說感覺喝到腐乳,但寶島李覺得應該是被紅色騙了,不過喝起來確有一股別樣的濃郁香氣與味道,當下覺得頗有特色,好喝

然而跟真正香淳的雞湯比起來,這種程度的”濃郁”,感覺像是把醬料強倒入熬煮不久的雞湯中,雞湯還沒熬出味道,顯得有點半調子,上不上,下不下

若要點福州餐廳裡的湯,但是不想花太多錢點到佛跳牆,寶島李會建議點用海鮮熬出來的海鮮米粉湯

但是這次因為想試試看別的餐點,就沒點海鮮米粉湯這道招牌菜了,不過我想70年老店的海鮮米粉湯一定不會差吧

IMG_20180504_201738.jpg

雞湯底下有冬粉,不過冬粉的主要滋味來自雞湯

如同太太在家裡說話有沒有份量,全看娘家硬不硬

紅糟雞湯裡的冬粉,就屬於娘家比較安靜的那種.........

IMG_20180504_202347.jpg

最可怕的其實是雞肉,吃出一股股的腥味,佩珊直接說血腥味........

面對這樣一鍋紅通通的湯,聽到血腥味三字,寶島李下意識地回:”是被下降頭了嗎!?”

剛剛從泰國回來的佩珊,趕緊放下筷子,給寶島李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白眼~~(請登上衛冕者寶座)

這裡請注意,腥味,本篇的主角出來了!!

 

尾梨糕

IMG_20180504_202201.jpg

類似馬蹄條,但是是沒有裹粉炸的馬蹄條,新利也有,涼涼的吃,清爽微甜,寶島李並不愛,因為真的沒什麼味道

然而新利大雅的尾梨糕則甜中帶酸,並且有種生腥味

這種細微的令人不悅的味道,在今天的各種餐點中偷襲出現,令人不舒服,實在吃不下去,並且已經到了厭惡的程度

很難評價新利大雅,以台北最著名的福州菜館來說,優點跟缺點同樣明顯

優點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如同外型亮麗的美女

而缺點則如美女門牙上的菠菜渣,難以避免,而且耿耿於懷,跟美女講話時,總是那塊菠菜渣替她發言

 

芋泥

IMG_20180504_203516_1.jpg

可以說是生平吃過最”健康”的芋泥了,水份多,口感稀滑,還帶有一種類似木頭的生腥味

雖然感覺沒有什麼油,好像比較健康,但是~~~

IMG_20180504_203747.jpg

記得有個真實故事,是某個廣告公司去跟康師傅公司提案

過程中廣告公司提到,我們建議用A方向,比較健康....,此時客戶立刻打斷提案,並說道

我們的客戶都吃方便麵了,還會在乎健康嗎!!

嗯啊~~我都吃芋泥了,我還會在乎健康嗎!!

IMG_20180504_215845.jpg

如果真要選,寶島李還是會推薦去龍江路的新利,因為踩雷的機會比較少

雖然新利大雅在鳳凰搗粉跟腰魷海蜇的處理上都優於新利,但是莫名竄出的腥味噁心至極,讓人防不勝防

或許避開這次出現腥味的幾道菜,能夠讓美女乖乖做花瓶就好,拜託你不要唱歌,露出門牙上的菠菜渣!

另外,新利大雅的服務感覺比較”油”,一上來先推薦招牌桌菜

這不是不好,比較油的意思是說,店家會推薦廚房比較省力或是比較好賣的餐點,而且不會讓你不舒服,寶島李也是回家後才回想起來有這樣的感覺

但客官如果要去,最好先決定好要吃什麼,免得想吃的東西被”洗”走了

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情讓寶島李吃完以後,久久不能釋懷,那就是新利大雅的服務

其實寶島李對這樣的老餐廳,服務並不會太嚴苛,但偏偏幫我們點菜的阿姨就踩到寶島李的紅線上了

事情是這樣的,寶島李本來點了清炒芥菜,結果看到菜單上還有道瓜燒白菜,引起寶島李興趣

瓜是福州人對黃魚的稱呼,瓜燒白菜便是用黃魚跟白菜同燒,於是寶島李便請阿姨把芥菜換成瓜燒白菜,然而,最後卻沒上

寶島李問了阿姨:”請問我們的瓜燒白菜呢?

阿姨說:”你沒確定要點啊!”

寶島李:”啥?我不是用清炒芥菜換了嗎?那芥菜呢?”

阿姨:”你芥菜不是換了瓜燒白菜嗎?”

寶島李:”對啊!那瓜燒白菜呢?”

阿姨:”啊~瓜燒白菜你就沒確定啊?”

寶島李:”如果沒有瓜燒白菜,那我的清炒芥菜呢?”

阿姨:”你芥菜不是換了瓜燒白菜嗎?”

(死神眼)

以上對白是寶島李腦補過的,經過一些改編啦,沒有反覆那麼多次

但其實阿姨一句”不好意思,忘了下單,你還要加點嗎?”就可以解決的事情(而且寶島李一行人其實也吃不下了,沒下單,寶島李反而輕鬆了),偏偏要扯寶島李”沒確定要點”這些藉口,實在讓寶島李對該店的服務大為失望

瞬間想起小時候著名的老笑話~~~

客人:”老闆來碗陽春麵”

老闆:”好勒~馬上來”

客人:”算了,換成牛肉麵吧”

老闆:”好勒~陽春麵換牛肉麵,馬上來”

吃飽後,客人拍拍屁股便走

老闆:”客官,您還沒給錢呢”

客人:”給什麼錢?

老闆:”麵的錢

客人:”什麼麵?

老闆:”裝什麼傻!牛肉麵啊!

客人:”我牛肉麵是用陽春麵換的啊!

老闆:”那再怎麼樣你也得付陽春麵的錢啊

客人:”陽春麵我沒吃啊!

(死神眼)

 

愛碗亭的最新文章

 

福州新利大雅餐廳

人均:380元

地址:台北市萬華區峨嵋街52號7樓

訂位電話:+886-2-23313931

營業時間:11:20–14:30;17:00–21:30

網址:http://www.shinli-daya.07168tw.net/

必殺技:腰魷海蜇、鳳凰搗粉、糯米捲煎、紅糟鰻、蚵蛋光餅


檢視較大的地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寶島李 的頭像
寶島李

寶島李的愛碗亭

寶島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柔蘭食單,是我的學長。
  • 恩恩~願他安息

    寶島李 於 2018/07/01 17:14 回覆